可爱的念玮er☆

是念玮。
安雷过激,其实是橡皮章博主。
瑞金真香卡埃真香。
请和我聊天!
阴阳师ing,姜饼人ing。
今天的念玮也抽不到SSR呢。

中秋佳节

祝大家能做完作业吧!

反正我是玩了一天一笔没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有个,呃,想法

舍友安雷,勤于内务的安和内裤都懒得洗的狮,有箭头,四人间上床下桌有洗手台镜子和独卫【因为八人间毛坯房铁架床不好展开xxxx而且我不了解xxxxx】【具体可以参考还没上映的《闪光少女》2里的宿舍,顺便把挂的东西和装饰海报贴画还有和上床下桌不一套的走廊上的桌子椅子去掉】

某日从澡堂回来,安迷修看到雷狮的内裤【此处应对花纹和颜色进行细致的描写x】在洗手台上,他想着晚上舍管阿姨不查房雷狮晚点洗也没关系就没管,上晚自习去了

晚自习回来,雷狮把书包往桌上一撂就去刷牙洗脸了,在安迷修和其他舍友还在整理东西或者在椅子上瘫成一坨的时候已经爬上床了

于是这条内裤就一直搭在洗手台上,直到打熄灯铃,安哥觉得这布星啊就摸黑洗了晾了。第二天起床狮狮问安内裤去哪了,安哥说我给你洗了,下次记得洗内裤,狮狮哦了一声说其实那是他懒得洗打算扔的

然后安迷修帮雷狮洗内裤的生活开始了

安迷修:这内裤每天跟雷狮的屁股亲密接触,我却摸都摸不到,竟然输给了内裤吗

试图创建一个新tag

周三学生会面试,学长盯着我的简历问我初中学生会哪个部门的

我初中不在学生会啊可是……

你们技术部为什么一点技术问题都不问,像是打灯光啊调音响啊之类的,简直完美避开我不会的东西【bu

学学人家电视台问报后期制作的同学怎么摄影xxx

我他妈脚腕肿的跟巨人观一样

【安雷】位高寒

脑了两个周,平面鸽鸽利//诱我写出来【】 @平面鸽鸽快走 

记梗的本子没带回家【】下周再改

高一安雷,发挥失常创新班水平普通班分

——————————————

01

晚自习下了,学校微凉的夜风一如既往地迎接着回宿舍的学生,在睡意和学业的双重打压下,艰难冒出头的聊天想法也很快被风吹散了去,顺着上坡的阶梯先行溜走,让浩浩荡荡的千人队伍与喧闹绝缘。拜地形所赐,这风也算是学校的一个特色了,现在与其说是夜间起风,不如说是从早到晚一直没怎么停过。

安迷修和雷狮又是最晚出教室的人,他们分别做完诸如关窗,用板擦压住讲台上的教案防止第二天值日生开窗的时候被风刮跑,检查空调是否关闭之类的常规工作才关灯离开。大部分学生已经顺着方才拥挤的人流回了宿舍,道路上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影显得校园更加冷清。

“今晚真冷啊。”率先打破两人间寂静的是雷狮,他单肩背着包,随意地甩出一个话题。

“毕竟学校地势高啊。”安迷修随意地答道,在前方路灯的照明下他顺带见证了落叶从枝头落下的全过程,“而且也入秋了……”

不等安迷修说完,雷狮就自己笑着接了话:“而且我还没穿外套?”

“而且你还没穿外套。快点吧,宿舍要锁门了。”


02

安迷修和雷狮是普通班学生,是考场失意发挥失常擦着创新班分数线下的普通班学生,说得更残忍更直接一些就是一个差零点五分一个差一分稳居所在班级第一第二,与指标生和特长生们混合在一起。

因为意外与本应所处的层次失之交臂,他们会甘心吗?当然不。

于是初来乍到的那天,在班主任美名其曰拉近新同学距离的自我介绍大会中,雷狮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如果不是发挥失常他就不会在这里,虽然雷狮垂下眼算作掩饰情绪,但安迷修还是捕捉到了他眼中的不屑。同样的,尽管安迷修不满于雷狮近乎傲慢的态度,也改变不了他心底生出的一丝惺惺相惜。

原来我不是独自位于高处。

由于这点惺惺相惜和与其他同学间的天然差距,先与彼此混熟的竟然是观点理念诸多不和的安迷修和雷狮,刨去理念差异到多说一句就能打起来的地方,他们能从课堂上老师漏讲的知识点一路谈到物化生奥林匹克竞赛题再扯到奥赛哪个名次在大学自招中有用有什么用,默契到令人惊叹。

很快班主任也发现自己捡到宝了,大手一挥跳去班干部竞选过程直接任命他们两人为班长,顺带临时兼职学委和体委,于是两人又一起多了一点综招优势和额外工作。


03

宿舍房间和床位是各班打乱顺序随意编排的,都是待遇不错的四人一间上床下桌带独卫,安迷修和雷狮顺从概率大的情况没有分到同一间宿舍,却中了概率更小的情况——他们是临寝,两张床之间只隔了一堵墙。

熄灯后不能串门也不能说话,手机更是家委会全票通过的禁止入校,安迷修在房间门口与宛如难兄难弟一般的雷狮分开后总觉得缺点什么,又无从分析,他只能在熄灯上床后敲两下墙算作晚安的信号,过一会也会收到隔壁同样的回应。

安迷修把手缩回被子里,在心里又默念了一遍晚安。

晚安,今天也冷。


04

清晨,阳光带来的热度仍未驱散积累了一晚的寒意,地面有些潮湿,不知是秋露还是夜里飘落的雨滴。

月考前后的大雨降的温让雷狮终于学乖了,在夏季校服短袖外套了一件深色的风衣杵在房间门口,然后看到安迷修出门就拽着他往食堂跑,学校的晨间电台正在播放安全教育常识和案例,少年的脚步声混杂在没什么波澜的女声里,全然忘记注意脚下台阶的提醒。

“又降温了。”快速奔跑使安迷修有些气息不稳。

两人跑到食堂前的广场时停下了,雷狮一边平复着气息一边接话:“是啊。话说安迷修,你月考没什么感觉吗?”

“除了创新班是终礲身制的让我有点头疼以外,没有。那你呢,年级第四?”

“巧了年级第五,我也没有。”

今天还是冷。


——————————————

学校宛如风洞试验田


lof代替了QQ空间的位置

我希望

一睁眼看到的是家里的床和手机,而不是宿舍的床和枕边没背完的课文

我脚崴了肿得好厉害好痛————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从楼梯上往下跑了,我杀学校山地地形【】买了双拐好像还挺好用x比单腿跳好x

1551下周还奥赛班海选【】

我就说

少了点什么

各方面都少【】我好幸运【并不是】

我好焦虑

我想写点什么而不是回学校和舍友一起抠脚【【【【】】】】

我废话好多

啊开学了……
是想写连载的时候开学还是开学的时候想写连载……
连载,不存在的,我怎么可能写

【安雷】把狼人当作猎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草er @-君暮- 的点文,我不仅拖了很久还写的很短很沙雕
是我的手有独立的灵魂不关我事。
狼人安×猎人雷
————————————————————

“安迷修,该出门了。”住在林间小屋里的猎人对杵在门口的、头上顶着一对毛茸茸尖耳、身后垂着同样毛茸茸的狼尾巴的男人说。
“出门干什么?”被点到名的狼人还是没有动,写满疑惑的眼睛在小屋昏暗的环境下散发着不易察觉的幽光,“我可不记得你种了瓜。”
这不能怪他,毕竟平时端着猎枪的猎人今天的装备与上世纪某位革命家笔下守护瓜田的少年英雄极为相似。
手持长柄的钢叉的黑发猎人随意地将钢叉靠在肩头,一脸理所当然地看着被自己捡回来的倒楣狼人——虽然谁更倒楣还有待考究:“打猎啊。鱼还不在名单上吧。”
“……现在在了雷狮。”安迷修终于被猎人雷狮强行扯出了门。
雷狮没有理会他的话,一路拉着安迷修来到河边:“你鼻子不是很灵吗,又到你出场的时候了。”
“……在下是狼人,不是猎犬。”而且捉鱼是鱼鹰的工作吧。
“对,猎犬都算不上。人家猎犬还是食肉的,就你天天白水下面包。”雷狮点点头,对他的辩解置若罔闻。
安迷修一脸正义凛然:“多吃素食有益身体健康。”
“我们要荤素搭配合理饮食。”雷狮一拍安迷修后脑,“快闻闻哪里有鱼。”
这样的连吵架都算不上的拌嘴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说的内容根本没什么意义——因为安迷修每次都不会照做,久而久之雷狮也没把他自己说的话当回事了。
但安迷修鼻子灵并不为假,毕竟嗅觉灵敏是犬科人形生物的共性,当初受伤命悬一线的安迷修就是抱着“横竖是死,不如求救”的念头,循着雷狮的气味和刚失去生命的猎物的血腥味倒在雷狮的小屋门口。
虽然安迷修从那之后的相处中发现,一看就是怕麻烦的雷狮会救奄奄一息的自己简直是奇迹。
——然而雷狮当初把大麻烦捡进屋只是单纯的觉得狼人训练起来比狗容易。
——然后他训狼为犬的梦想破灭了。
因为他捡的大麻烦太有想法了,一天一句“保护弱小动物群体”听得他脑阔疼,然后忍无可忍怼安迷修一句你保护的方法是饿死自己吗。
雷狮觉得他这样都快得道升仙了,怪不得会被狼人族群赶出来。
虽然安半仙床上器大活好床下暖手暖脚功能还挺齐全,但从对食物来源类型的分歧上讲,雷狮觉得结果不是安迷修回归红尘就是他转行当农夫,专种小麦的那种。
啤酒配面包,多完美是不是。
当然不。曾经一个人的打猎变成现在两个人的散步,让他甚至有离开他的林间小屋,去小镇里找工作安居的冲动。
算得上清澈的河流里有鱼游动的身影——可食用的,几乎没怎么捉过鱼的猎人很难回想起捕鱼的技巧和方法,他举起长叉对鱼戳了下去,手法快准狠,却只惊跑了鱼并搅混了那一片的河水。
安迷修盯着雷狮那与自娱自乐无疑的动作,他知道雷狮如果下水摸鱼效率和成功率都会比在岸上用叉子戳高得多。
于是他开始猜雷狮多长时间后会觉得无聊准备回家,五分钟吗?
安迷修看着他又换了块干净的水域继续玩,狼耳不经意间抖动了一下,在心里摇了摇头,大概是十五分钟吧。
果不其然,在安迷修寻了块干净的地坐下十几分钟后,雷狮终于停下他那略显幼稚的行为,提着占满了泥水的叉子拽起安迷修说回去了。
“回去?你不打猎了?”这是日常的询问。
“不打了。”这是日常的回答。
“那中午吃什么?”
“烤面包。”
“晚上?”
“煮面包。马上我们就变成面包精了,安迷修。”
果然还是去镇子里定居吧,安迷修不是当猎犬的料但是可以看门。

——————————————————
1k短打,掉粉时刻【醒醒你没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