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念玮er☆

是念玮。
安雷过激,其实是橡皮章博主。
瑞金真香卡埃真香。
官配是地缝【?】
阴阳师ing,姜饼人ing。
今天的念玮也抽不到SSR呢。

【安雷】千年鬼火(1)

阴阳师pa,拆了一点原著和一点游戏还有一堆私设

(?)阴阳师安×(?)鬼王雷

佛系更新


0.


棕发的人类青年盘膝坐在昏暗的召唤室里,黑夜中的召唤室里所有的光亮都来着面前的召唤阵,召唤阵上复杂的图纹和周围的鬼火散发着幽幽的蓝光,勉强照出青年身上的狩衣和符咒。


他稍有些犹豫地念出了一串咒语,手间的符咒随着咒语没入了召唤阵。


1.


雷狮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无光的环境中。他方才还在跟他属下的小妖们巡视着自己统治的那片山川——虽然说闲逛会比较合适。陌生的环境让雷狮立刻警惕起来,他知道在他自己的地盘上不可能有不要命胆敢造反的小妖怪来暗算他,其他领地的领主也不会搞这种引战的动作……那是最近在人间流传的阴阳师研究出的召唤阵吗?


突然他面前有鬼火燃起,纵使是千年的大妖也适应不了一下子亮起来的视野,他不适地眯了眯眼,在掌心聚起雷电,迅速环顾四周,发现他身处一个人类的房屋中,看布置和摆设可能还是阴阳寮。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坐在他面前的身穿狩衣的人类。应该不是鬼火的光造成的错觉,这个人类的眼睛不是多数人的黑色,而是较浅的蓝色,狩衣是人界常见的服饰了,并不值得稀奇,只是这个人类,雷狮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


熟悉?这不正常,他基本不接触人类。


然后这个人类在他未消的警惕和敌意中起身,掏出一张符咒后对他说:“我叫安迷修,是阴阳寮的阴阳师,既然你顺应在下的召唤来到这里,那你愿意做我的式神吗?”


这番言辞让雷狮眼中的警惕转为不屑:“哼,就是你把我弄到这里来的?”说完伸手去抢那自称安迷修的阴阳师手中的符咒,准备将其撕碎。


谁知他的手刚碰到符咒时,那纸质的东西竟化作一道金色的灵力注入他的身体。


“……不好意思,契约符咒,触即生效。”看到召唤阵中出现的妖物脸上惊愕的神情,安迷修竟有闲心道了个歉,“原木川鬼王,雷狮。”


但这歉道得很没诚意,安迷修脸上更多的是严肃,他斟酌了一下措辞,又开口解释道:“召唤阵说白了也是一种咒,它只会召出与召唤者有缘的灵体……既然你雷狮通过我的咒来到这里,这就说明三界神灵有意让我管住你不再作恶。”


在雷狮看来这又是一番莫名其妙的话,他不明白这召唤阵究竟是如何运转的,但他对安迷修的最后一句话深感不满:“嗯?作恶?我平日在自己的领地里安分守己,不与人界往来——这下子可能是第一次,你倒是说我作什么恶了?”


“领头百鬼夜行、夏日祭带领众鬼破坏祭典秩序引起恐慌、还有……”


没等他说完雷狮就打断了他:“怎么,没我带头,百鬼夜行就不会有了?我辖区里的小妖怪到祭典捣乱,我就不能去管了?片面。”


“那些只是小事。”安迷修皱着眉把话补上,“千年前你血洗无辜百姓村落,地点恰好在你所辖的原木川附近,而且你不动他们家中一丝一缕,只是杀戮,你这是为了什么?”


“哦?”雷狮的语调总算有了些起伏,他也不管自己被动和一个人类结契的事了,饶有兴致地问:“你这是哪听来的?”


被正主提到消息出处,安迷修莫名地心虚了一下,毕竟是千年前的事了,史书和坊间传言的来源都是幸存者后代的口述,连大致的时间都可能传错,更何况是那些更细节的东西?


见他不说话了,雷狮没头没脑的补了一句:“在神明主导的时代里,史书的记载最多只能信一半。”


“那剩下的一半真相是什么?”


“无可奉告。”雷狮推开召唤室的木门,走了出去。


2.


门外是一片雪花飞舞的景象。


京都的隆冬季节,下雪不是什么稀罕的事,但对于常年隐迹于山林、只留有古早的痕迹于传言的雷狮来说,城中的雪景似乎是他第一次见。


陌生的建筑和熟悉的天气混杂出的恍惚感,竟令他呆愣伫立在门前许久。橘黄色的温暖灯火从房檐上挂着的纸灯笼中溢出,与召唤室中冷色的鬼火对比鲜明。


这就是……人间?


不知站了多久,反正对于在世间游荡千年的妖怪来说,都只是一瞬的事。雷狮抬腿想走,到了积满雪的庭院门口却被安迷修拦下。


或许是灯光从上方打下的缘故,阴阳师的眼睛在阴影中看起来有些暗,他伸手挡在雷狮身前,说:“既然已经是在下的式神了,那我就有义务看好你吧。”


原本雷狮对初来人间的新鲜感和刚才的一点疑惑被安迷修这一句话引燃为怒意,他重重地推开安迷修的手,踏着还未经踩踏的雪走了出去:“你那不可理喻的规矩有什么资格束缚我。”


风席卷着雪花,纷纷扬扬地覆盖上雷狮踏出的足迹,那里看起来似乎还是没人走过。安迷修盯着雷狮离去的方向良久,闭眼念出一串咒语,脑海里便有一个闪着紫色电光的身影晃过。他睁开眼,伸手拂去自己头上和肩上的积雪,呼出一口气,抬头望着飘雪的夜空,在风中几乎不可闻地说:“可是符咒的契约还在啊。”


况且这个天气,要是雷狮找不到回原木川的路,他还得出门找他。


——————————————TBC————————————

求红心蓝手评论_(:з」∠)_

地名感谢 @审了又闪


年终总结

持续败家

咕咕至今

游戏难打

孤枕难眠(?)


【安雷】关于摇床

我的存活证明,我没有淹死在学习的海洋里!


————————————


宿舍的床不太稳,会晃,这是凹凸高中众所周知的——毕竟全寄宿封闭学校,走读都是一种违纪处分,想不去宿舍的床上睡一觉都难。


说道走读作为一种处分,就要介绍一下凹凸高中了:这所学校历史悠久,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学风优良,升学率高等等等等。可是它——离市区非常远。总而言之,好好住校,不要违纪。


话又说回摇床的问题,凹凸高中宿舍上床下桌,现实意义是你夜里使劲翻腾,也只有和你连床的那个好兄弟好姐妹会爬过来打爆你,完美解决了上下铺连床三打一的不公正问题。要是遇上一个好脾气的连床,或许他会不计较,或许。


而关于这些,男寝504的舍长安迷修同学深有体会,但他不乱动、不摇床,因为他就是那位能忍让室友的连床。


无论是对于宿舍翻个身都会稍微晃晃的床,还是太过“活泼”的连床室友雷狮同学,安迷修都没有办法。舍友摇我床怎么办?习惯就好了。


让我们慢慢阐述安迷修同学的舍友雷狮的过分行径。


比如,上床动作太大,完全不顾及有人已经睡了。安迷修习惯早睡早起,每天下了晚修回宿舍刷洗完就睡,而雷狮洗漱完会拿出严重违纪的手机光明正大地翘着二郎腿玩,刷了一会发觉时间不早,便爬上床继续玩。


他踩着梯子上床,声音是没有的,但床晃得厉害——这很正常,毕竟144斤的大男人,如果不算他每晚上床之后都要再故意摇两下的舍友情的话。而雷狮躺在床上看手机,一边的胳膊举酸了,他还会翻个身,床也随着他的动作友善地摇晃。


这就苦了安迷修,在雷狮打算睡觉之前他是没法睡安稳了。而两人为此的日常嘲讽在此就不赘述了,语言再怎么变通,中心只有一个:你别晃。


几场秋雨过后气温骤降,宿舍的温度也在每天的通风换气中暴跌。每个人都缩在被窝里不想动弹,雷狮也不例外,倒是给了安迷修几天安生日子过。为了感激他向冷空气屈服的室友,安迷修每天早起下床的时候尽量轻手轻脚,避免提前结束自己的好日子。


既然说了是“提前”,那么床不摇桌不晃的和平时光总会走到尽头。


之前没有明说,凹凸高中,山顶上的学校,海拔高气温低的物理常识大家都懂。综合一下,凹凸高中的学生公寓在集体供暖前比海拔几乎与海平面相平且人口密集的市区冷太多。


学校发的棉被根本不抗冻。雷狮缩在被窝里因生理上的寒冷瑟瑟发抖。他都把夏天的毛巾被裹在棉被里了,晚上却还是被冻醒了两次。而另一边的床上,穿着加绒保暖睡衣的安迷修睡得正酣。


雷狮把头也蒙进被子里,咬了咬后槽牙,也不知是嫌宿舍太冷还是气安迷修居然睡得这么安稳。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反正再睡下去还是会被冻醒,倒不如……


他决定好了,就没必要再犹豫。雷狮起身抱着被子尽量轻缓地向安迷修的床爬去——雷狮敢发誓他这是第一次注意避免床摇晃,中途踩过两张床相连部分的金属阶梯,被凉得抖了一下。然后他成功地爬上安迷修的床铺,掀开他的被子钻了进去,顺便把自己的那床胡乱铺开搭在两人身上。


人体的温暖让雷狮舒服得忍不住向热源缩了一下,这一动作使原本被雷狮爬床的动静弄得迷迷糊糊将醒未醒的安迷修立刻清醒过来,借着从走廊里透进来的一点灯光看清怀中人是谁时,他不免有些震惊,怕声音大了吵醒另外两个室友,只得轻声问:“雷狮,你怎么过来了?”


从安迷修身上,还有他的被窝里传来的温暖很快让雷狮昏昏欲睡,听见他这一问,愣了一会,扯扯被角胡乱答道:“冷,安舍长给个温暖呗。”


安迷修听他这话听得莫名其妙,他自己是不觉得冷的。于是他摸摸雷狮的手,凉的,又用脚去碰雷狮的脚,冰凉的。

好,给个温暖就给个温暖。安迷修认命地叹口气,又在雷狮耳边悄悄问:“那通暖气之前你都要跟我睡?”

雷狮沉默一会儿,回答道:“那还要看暖气够不够暖和了。”


END.


宿舍好冷我好怕

微机课学ps

我悄悄把婶婶给我画的人设液化一下【】脸变圆乐

我被限流了婶婶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给婶婶 @审了又闪 的,拍一下丢上来
铅笔印反光有些线条太细了看不出来……
可揭好难用!【大声】

全面禁网了【】希望苟到寒假
炫耀一下婶婶给我画的人设嘻嘻嘻
赤橙黄绿蓝靛紫的发色和黑白异瞳【】的骚包右位
彩虹小鸽

中秋佳节

祝大家能做完作业吧!

反正我是玩了一天一笔没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有个,呃,想法

舍友安雷,勤于内务的安和内裤都懒得洗的狮,有箭头,四人间上床下桌有洗手台镜子和独卫【因为八人间毛坯房铁架床不好展开xxxx而且我不了解xxxxx】【具体可以参考还没上映的《闪光少女》2里的宿舍,顺便把挂的东西和装饰海报贴画还有和上床下桌不一套的走廊上的桌子椅子去掉】

某日从澡堂回来,安迷修看到雷狮的内裤【此处应对花纹和颜色进行细致的描写x】在洗手台上,他想着晚上舍管阿姨不查房雷狮晚点洗也没关系就没管,上晚自习去了

晚自习回来,雷狮把书包往桌上一撂就去刷牙洗脸了,在安迷修和其他舍友还在整理东西或者在椅子上瘫成一坨的时候已经爬上床了

于是这条内裤就一直搭在洗手台上,直到打熄灯铃,安哥觉得这布星啊就摸黑洗了晾了。第二天起床狮狮问安内裤去哪了,安哥说我给你洗了,下次记得洗内裤,狮狮哦了一声说其实那是他懒得洗打算扔的

然后安迷修帮雷狮洗内裤的生活开始了

安迷修:这内裤每天跟雷狮的屁股亲密接触,我却摸都摸不到,竟然输给了内裤吗

试图创建一个新tag

周三学生会面试,学长盯着我的简历问我初中学生会哪个部门的

我初中不在学生会啊可是……

你们技术部为什么一点技术问题都不问,像是打灯光啊调音响啊之类的,简直完美避开我不会的东西【bu

学学人家电视台问报后期制作的同学怎么摄影xxx

我他妈脚腕肿的跟巨人观一样